留给BESTY和其他快递公司的“窗口时间”还有多长

  • 时间:

  当然也不排除再有“黑马”杀出,比如从华南迅速崛起的跨越速运。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
  我现在是在深圳龙华这边的,但是想去深圳龙岗区龙岗区布吉镇丹平路金鹏物流园B区5栋3-8号,不知道远不远,也不知道怎么坐车去的,去到那里的那个站下车,有那位朋位知道的,可以指导一下吗?谢谢!

  当然,新物流对快递公司来讲绝非洪水猛兽。两者对应的业务场景会有一些交集,但并不是完全取代与被取代的关系,二者满足的是不同渠道、不同场景下的物流需求。老鬼想提醒的是——

  身处这样一个紧要关口,快递公司的决策者们必须要思考和回答这个问题——雕爷讲滴滴浪费了18个月的无竞争时光,手握大把的钱却啥战略大动作也没干,最终导致没形成丝毫的核心竞争链,被美团偷袭成功。他认为这个跨界对手有几个特征:一是技术性很强;为了让“新物流”全面落地,菜鸟已经整合了国内最具实力的几家落地配,同时投资众包物流点我达,最近又收购饿了么,将峰鸟配送一举吞下。德邦、安能跨界做快递,前者已经上市,后者已经启动上市。其他坚守原来业务的(主要是电商件),要么被收购整合,如天天;每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快递公司都在讲上市是“二次创业”的开始,但上市以来做出实质性变革的却不多。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,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首次提出这个概念——“BESTY”,意指邮政EMS、顺丰速运、圆通速递、中通快递、申通快递、韵达速递、百世快递这七家快递(集团)。早在三年前,优速决意转型大包裹时,余联兵曾直言这个“窗口的有效期”最多只有三年。

  事实也证明,这七家快递,除了“国家队”邮政EMS,其他6家均已经登陆资本市场,完成上市。而且7家快递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超过80%,江湖实力和地位倒也无可争议。

  为了应对这个“假想敌”,我们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:顺丰最近两年在拓宽加固护城河的同时,拼命为自己“争取时间”,以供应链和科技为驱动,打通物流、商流、信息流和资本流,形成有效的核心竞争链。

  新物流的浪潮正席卷而来,在打开一扇门的同时,也必将关上几扇窗。身处这样的时代,快递公司该如何应对?

  在阿里巴巴公布的新零售战略大图中,“淘宝为天、菜鸟为地”已经被纳入整体布局,如果这一愿景得以落实,零售与物流将发生重大变化。而阿里的引擎一旦启动,京东势必会紧跟不放,包括苏宁等在内的平台型电商,也必将围绕物流进行一系列相应的变革。

  因此当“链条式对手”来袭的时候,惟有以链条相抗之,方有胜算。顺丰如此,BESTY中的其他6家快递同样如此。

  三是拥有大数据。老鬼看了以后深有感触,联想到当下的快递局势,不论是国家寄予厚望的“BESTY”,还是奋起直追的“其他快递”,又何尝不是如此?!要么出局,如全峰、快捷;他说,到2020年,我国要打造出若干家具备参与国际市场竞争能力的航母级企业。王兴收购摩拜就是要通过交通出行打通自己的现有业务,形成美团点评的核心竞争链。要么…你懂的?

  希望已经上市的BSTY,还有德邦,永远不要犯这个迷糊,也不要给对手偷袭的机会。

  美团收购摩拜后,雕爷写了一篇文章——《从美团收购摩拜,看傻逼窗口时间和核心竞争链》。在分析摩拜和滴滴的“护城河”为什么如此不坚固时,雕爷认为这两家公司只有所谓的核心竞争力,而缺乏核心竞争链。

  基于这个官方的逻辑,我们不妨把这七家之外的快递称之为“其他快递”,具体包括优速、宅急送、国通、天天、跨越、速尔以及跨界而来的德邦、安能、远成等几家全国网络。

  今天是正月初二,跟大家聊聊最近一段时间来的些许感想,先界定两个关键词——

  随着新零售变革的强力推进,在“打通线上线下,重构人货场”中起到底盘和串连作用的物流终于被推上台前,尤其是阿里巴巴最近的一系列大动作,越来越清楚的勾勒出新物流的轮廓。

  根据菜鸟给出的定义:新零售物流即通过大数据算法、智能供应链和人工智能等技术,充分融合重构线上和线下的人货场。二是能掌握整个行业上游;很明显,王卫眼中的强敌就是一个“链条式对手”。其构成包括:盒马、猫超、天猫等。线上购物完成后,通过各个前置仓、商家门店、便利店发出商品,在30分钟——120分钟内送到消费者手中,形成一个个3公里范围内的理想生活圈。王卫在谈到顺丰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时曾说,肯定不是来自同行,而是跨界企业。现在看大包裹(大件快递、大件电商、零担快运)这个市场的玩家和激烈程度,优速应该庆幸当年的决策为自己争取到了至少两年的时间。老鬼还发现了一个现象:其他快递里面,凡是转型或者说跨界的,目前势头都不错。而滴滴则是明明拥有了18个月的无竞争时光,手里还大把的钱,莫名其妙不知道是因为被胜利冲昏头脑,还是战术的勤奋没掩盖住战略的懒惰,总之是啥战略大动作都没干,导致没形成丝毫的核心竞争链,被美团偷袭成功。航空优势、科技优势、规模效应、网络效应……快递公司(主要是BESTY)身上的这些“核心竞争力”虽然强大,但并不构成“核心竞争链”。因此,投身一个行业,是否能拥有一段“窗口时间”,从而雕琢出一条“核心竞争链”,很大程度上,真不是聪明和勤奋所能决定的,就是靠命。比如优速转型大包裹,暂且突围;此后国家邮政局发布的相关通告中,也将“BESTY”的情况以备注的形式加以说明,足见对其重视。必须要有变革之心,上市并非上岸。为什么没能构建出自己的核心竞争链,摩拜的原因是几乎没有“窗口时间”,属于命不好;其实,快递“BESTY”的框架体系已现雏形,期待它们壮大升级成为“航母群”。

  不论是BESTY,还是其他快递,都有一个共同的挑战要面对——新物流。新物流这个概念早在三年前随着众包物流的兴起就开始被广泛提及,但真正形成气候或者说威慑力却是在今年。

  老鬼倒不是有意吹捧余联兵,但正是有了这两年的“窗口时间”,优速才拥有了现在在大包裹市场的一席之地。不然看看最近一年入局的对手吧,分分钟就能把你灭掉。再看看同梯队其他快递的生存现状,高下立见。